阿狍

【文字未经统一不能转载】
【腐女!】
【执离,刺客全员,启副,副四,副八,cp可逆不可拆】

AU//【琼花房】(主执离 钤光)


AU//《琼花房》

天权国自开国以来一统天下,统一车道钱币,开设学堂,大兴土木,减免三年税收,大赦天下,大封六宫,以酒为国宝,执帝驾崩,太子执明继位封母后李皇后为皇太后,太子妃荣娴为皇后,侧室胡氏封为芊妃妾室王氏封为茗姬。

大赦天下

【主 执离  钤光 】

文案:亭亭落池并蒂花,零零三两人炊烟家,
     一泅烟波度年华,竹房临水酿醇香。

【人去风自穿堂过,花不复开等酒香】
“阿婆,你说这酒可喝得?”
“喝得,喝得!情之酒,味苦,却也甘甜,怎么喝不得,公子好酒量!”

“好弟弟,你唤作什么?竟有如此天作之手,当真是香甜,怪不得这竹房四周且都是此花,想来是这般用途。”
“阿离……唤我阿离吧!阿婆也是这么唤我的。你若是喜欢,待天权国礼之时,阿离待哥哥亲自来启。”

“阿离!阿离!你个孽障!你可知他是何人,你不过一介乡野,你去那宫里作甚!当真是要攀龙附凤吗!我老了,你竟这般不听话。”
“阿婆!他答应我了,会等我的,我去去就回,这久我得送去啊!”
“送酒?他安的什么心?你又是什么情?难道你要靠你这容貌去侍奉他?你可知这美人在帝王家终是玩物,你怎么就不听劝啊!”
“阿婆!你一直不肯说出你的过往,这帝王家……阿婆,你可曾去得?”

【一城一王一将相,一屋一人一酒瓮】
“阿爹,我成功了!看,这酒可还闻得?”
“嗯!陵儿果然是聪明”老翁抱起那小人儿,自是欢喜。

“老板呢!给我启那女儿红来!”
“公孙将军,这女儿红怎可轻易启啊,莫非将军府上有喜?”
“有喜?啊哈哈哈哈哈!是啊有喜,老板不如把你小儿子予我,那公孙府便是大喜了!”

“王上这么晚叫我来所为何事,不会就是品酒吧。”
“公孙啊你我一同长大,这酒便是脱不开身的,你说这酒怎么样。”
“这……世上好酒多,王上的酒怎么会差”
“胡说,本王知道你家里有一个酒瓮家的小娘子,你倒是日日酒香美人如画的,可本王的酒,哼!”
“怎么会,王上是坐拥天下的王。”
“连……连你都开始学会骗本王了,我跟你说本王有一坛上好的酒,只可惜在那深山之中,已闻不到酒香了,日子久了本王竟也忘却了,伤了酒的灵性啊!”


AU//报告佛爷!是您的副官干的……


Chapter2

“诶,你听说了吗,这佛爷的副官还是个情种哦!”

“哦~侬瞎讲什么啦,那个白白净净的公子哥哦!有什么稀奇啦!”

“我说你们这都什么呀,人家那可是正儿八经的军官,听说那南京政府那儿可是有军衔的”店小二拉下肩上的布开始麻利的擦桌子,脑袋探到隔壁一堆富太太那桌。指了指自己的胸口,“哝,人家这儿那戴的可都是货真价实的军功章嘞!”

“嘿,侬这个小畜生啊!嗝还真是话多咯,侬看到啦!”一个富太太拍案而起,肥硕的手上带着满满的翡翠金银。

“哟,我说王太太,您是刚从上海嫁过来,不知道哦,张副官的来头大着呢,您是不知道他身上的趣事儿打从天亮开始说,这太阳下山都说不完,这为主子有趣的很!”

一个富太太接过话题:“诶,王太太你还别不相信,我今天亲眼看到,这楼子带着雏儿在那儿游街呢!这不刚好碰上哪位正主巡街呢不是,一上去就是让那亲兵围着呀,哦,个个带着枪哦,吓都要吓死了!”

“真哒!前几年不是听说那唱戏的二爷家也不是这样子来过一回嘛”

“这不是说嘛,这两家呀净出情种,啊哈哈哈哈哈,听说那小姑娘已经被带回张府了,哎我跟你说起初人小姑娘还不愿意,是那张副官强拉着去的哦!”

城北的餐馆茶楼永远都是八卦的聚集地,但是往往……他们的消息都是经过无数次的加工以及人为想象而成,此事便从城南传到城北,从东城门流向西城门,到了佛爷那里已经成了不堪的一个风流趣事。

“日山,你这要干嘛,给我下战书?你在告诉我你对我不满,要离开我,讨老婆啦?”张启山一脸无奈,看着张日山天真!无邪!的脸!

“我这不是看姑娘可怜嘛,想着我们府后厨缺个人便带回来了,姑娘以为我要买了她,吓得不愿意跟我走,我这不好说歹说给劝回来了嘛!”

张启山的脸绿的不行,这表情仿佛刚和下去一瓶鹤顶红还没死之前刚好遇上便秘一般,一言难尽:“那为什么我听到的版本是你强抢民女,完了还让我付的赎身钱!”

“大哥,我说这是他们传的不好,不会传话呀”副官一脸认真,站在书房中间,“您说当年二爷与夫人这不也是如此这般,这般如此嘛”

“所以呢,你这是给我玩浪漫啊,还是玩刺激啊,你要收了人家,还让我给你付了彩礼了是不是!”张启山气不打一处来,可是这人都到府里了能怎么办,总不能再赶出去让人说张府不仗义!

“我哪儿敢啊,大哥,日山有您就够了,不收小老婆!”张日山笑眯眯的站在那里,摆出一脸人畜无害的样子。

“日山不是大哥说你,人家二爷那叫英雄救美,你这是二傻抢人!”

我……我……我我,有这么严重吗!”

后来副官每每巡街,那楼子都躲着副官,生怕这位主子又看上了哪家姑娘,抢了人家的摇钱树,儿那些西街东坊的姨婆姑子都争相来看,这位风流少爷……

“我……好吧……看来是挺严重的哈!”副官依旧是一脸傻笑的可爱模样。

【启副】AU//《报告佛爷!这是副官干的……》高甜

人设:

佛爷……宠受,表面光鲜亮丽,背地里拿副官一点办法没有!(详情参考霸道总裁爱上我!)

副官……调皮孩子气,但是这只是他偶尔脑子一抽,正经起来相当于翻版佛爷!

这次这篇文完全脱离原版,并且全部以甜段子为主,坚决保证小受拥有男性所有特征!坚持站住启副cp

曾经一心想些虐文,虐到自己哭,虐到心咔咔的碎掉!后来自己真的同情小副官啊。

我不知道大家是怎么理解的,但是我觉得副官他可以有小孩子的心性,毕竟并不是完全成年,但是他也是干得了大事的,只是那个动荡的时局,给了他太多不该有的悲哀,也让他看到了太多的刀剑无眼!

我更希望副官能够拥有他所该有的,而不是生下来就注定了他一生的动荡

我希望在这篇文里,他拥有好的身世,不是说家境有多好,而是一个完整的家,他只是一对老夫妻忍痛将儿子送上前线保家卫国的一名战士,然后他遇见佛爷,在张府,在长沙,在战场,在我眼中的那个神秘动荡的年代书写自己另一个相对完美完整的人生!

………………………………………………………………

“今日是你们第一次来到长沙,作为军人,你们身上要担起的不再是一个小家的责任,更要肩负起国家的重任,我们是老百姓在乱世中的一座靠山!军人更要军纪严明,大公无私!绝不包庇谋私!”佛爷在练兵场上来回踱步着,一排排报道的新兵俨然的站着,一切都没有问题,当然这只是表面……像这么严肃的场合,怎么可能没有张日山的掺和呢!

“现在我们进行新兵训练,首先进行射击训练!”说着佛爷帅气的转身,帅气的掏枪,瞄准靶子,新兵们期待的眼神,紧张的凝视,于是在众目睽睽,万众瞩目的情况下,佛爷的贴身配枪里,滋出了一缕清水,就像孩子玩水枪时的水,小小的一缕……非常小……

佛爷……愣了三秒,转身回望那些亲兵,他们依然是一脸正经,但据老兵说,回去之后他们这半个月的谈资便是:张大佛爷练兵场玩水枪!

佛爷头带三条黑线回到张府:管家!这几日谁进过我的书房,动过我的枪!

“哎呦佛爷啊,这这您书房是您办公的地方,老奴一再强调不许任何人擅自进入!这……这……”

“管家,你说!等抓住这个小贼,我定将他赶出张府”

“是,佛爷!这要说能进您书房,还懂枪的,莫不是……张副官!”管家一脸紧张!

“张……张……副官啊!管家……你……”

“佛爷,我……去通知副官……让他领罚?”

“额……不!等等!我的意思是我亲自罚他!那些个亲兵没个轻重回头打伤了,他又不让我上……bi(自动屏蔽走音效)而且他……他……还小……算……算了!”佛爷一脸无奈,快步走回书房,让人传唤了副官。

“我的小祖宗,这枪是你能动的嘛,这今日我只不过是在众军面前 ,来日要是在敌人面前,我这一世英名啊!”

“大哥,我错了还不行嘛 ,你看我今天文件都批完了。如果您还生气,那我自己去领罚便是了。”

“站住!去领罚!你是想你的屁股再肿他个十天半个月,然后那文件留给我一个人,你是要累死我吗!罢了罢了!就……就……这样吧!”


AU// 启副&四副(其实本人内心还支持副四)

【情囚】

Chapter9
“长官,张副官回到张府,我们就失去了扳倒他的筹码!”洛川一回到陆府便说着,“长官,你不会对那副官......”
“说什么呢!洛川他和你一般大吧!我们命运相同,不管我将来命运如何,洛川若是我们大事未成,记住你只管保命,我不会怪你!”
“长官!”
“好了!不说了!洛川,我们只要权,记住,只要不做卖国贼,其他的便也随便吧!”
“长官,那裘德考上次说合作之事......”
“若是长沙成为一座死城,那我与那当年的傅仪帝又有何区别!不过是个傀儡皇帝罢了!”
“下官记住了!”
张府——
“小山!小山!我的小山!”张启山根本不顾形象没有了往日的沉稳,管家都愣了一愣!看着佛爷风一样的冲进府里,四处找人。
“喊什么呀!副官刚睡下,累坏了,别吵!”尹新月从二楼的楼梯上下来你,一脸怨念的看着张启山!
“陆建勋那个畜生!”张启山冲进房间看到少年躺在床上,从前梳的干净的刘海随意的搭在眼前,脖颈上还有些许青紫的印子,张启山不顾人还睡着,冲进去便抱起了副官,将少年的脑袋死死的贴在自己的怀里,生怕下一秒又会失去他。
“小山!回来了!委屈你了!是大哥不好,让你吃了这么多苦!我答应你从今往后大哥不会再让你离开我了!”副官从未看见张启山哭过!甚至是张氏一族几乎惨遭灭门之时,张启山永远都冷着脸,你永远都不会知道他内心有多痛,只是今日七尺男儿竟然失声哭了出来。
“佛爷,我没事了!陆建勋说以后不会再动我了!”
“你懂什么!傻孩子,陆建勋哪会安什么好心!”
管家看到这一幕看了看楼下的八爷,不禀报吧八爷得在底下站着,可八爷又说有要紧事儿,可是禀报吧毁了佛爷的兴致该如何是好,老管家看了看佛爷,尴尬的不知该如何是好,双手都不知道往哪里放,紧张的捏着长袍的一边。现在若是有个地洞他宁可这把老骨头直接交给阎王爷!那叫一个干脆!
“佛......佛爷......爷,八爷说有要紧事儿要回禀......这......”管家最后鼓起勇气,断断续续,摸索着说了半句,很小声很小心的往里头张望着!
“佛爷,你先下去吧,八爷还等着呢!”
“不用了!直接叫八爷上来吧!”佛爷吩咐管家。
“佛爷!我没事!”
“小山听话!大哥陪着你,才安心!这么多年你吃了多少苦,只有大哥知道!你可明白!你去的这两日,他陆建勋是剜了我的心啊!”
副官低头乖乖的倚在佛爷胸膛,只有在这个怀里他才有家的感觉,陈皮那儿都没有的感觉!
“佛爷!哎呦!”八爷看

【情囚】

Chapter8
朦胧中,副官胀痛的全身似乎已经不再是自己的了,他偷偷看到了一顶红色帐子,身下凌乱的被褥,扯碎的红袍,他将头撇向一边,身边的人他虽然知道是谁,但也害怕万分,陆建勋赤裸着上身睡在一旁,小副官脸上的红晕还未褪去!副官伸手摸了摸那张脸,心里想着:虽不及佛爷那般俊朗,但与普通人来说已是好上万分之一,想不到今日仔细一瞧,陆建勋倒还有几分清朗!副官突然意识到自己在想什么:“真是我疯了我!”他低声嘀咕道。使劲儿的摇摇头将那不堪的思绪抛掷脑后。
“你在干什么?”陆建勋醒了,看着身旁的少年,原本昨晚陆建勋曾下令过让他们将副官扔进大牢里,无奈副官药效还在,春光旖旎,陆建勋反复几次,趴在副官身上呢喃到:“我真是要死在你身上了!”深夜清理了身子,副官在疲惫中睡了过去,陆建勋看到水中的美人在雾气中,笼着睡意,在红紫的印记下还露着玉一般的肌肤,,他将人抱起来,放在床上。
“佛爷不要!为什么要这样对我!爹娘你们不要死!不要离开小山!”
陆建勋听着,这小东西竟还说起了梦话!想起自己的爹娘也是从小离开了人世一下于心不忍,便将副官留在房中,自己也睡下了。
直到早上醒来,看着副官一双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盯着红帐,有感觉到一双温暖的小手小心翼翼的摸着自己的鼻尖,心里多了一分怜悯之心,为了权倾一方,他做过很多昧着良心的事,他何尝不曾是正义的,进军校时他也是想一展宏图有着远大抱负的少年!如今,世事逼人,他已经沉沦太久了,甚至与日本人勾结,他一心想要自己变强就不会有人欺负他了,自此从父母死去,融入黄沙那一刻起便从来没有人会留恋过自己,却不想今日少年竟然可以挑起他内心深处的一抹温柔。
他揽着副官,副官浑身无力就这样听话的躺在那人怀里:“他张启山上辈子修来什么好福气,竟然让老天爷把你送给他做礼物!”
“你知道吗!他张启山与我多日不和,他日不是他死就是我亡!”
“你!佛爷他!”
“我知道......我只能承诺你,无论将来结局如何,你都不会有事,无论是他张启山还是我,都不会!”
副官刚想辩驳,为佛爷说话,陆建勋便先一步起床。副官没有再回大牢里,而是住在了前院,第二日便叫人将张副官送回了张府,洛川在一旁看着远去的人:“长官你这可是失去了大好的机会啊!”
“洛川你可累啊!洛川你有多久不曾回家了!”
洛川沉默着,驱车回了陆府。
张启山远在南京正要面见上峰却听老八激动地在电话里喊道:“那陆建勋抽了什么风,将副官送了回来。”
佛爷一听有急急忙忙的赶回长沙。

【情囚】

Chapter8
朦胧中,副官胀痛的全身似乎已经不再是自己的了,他偷偷看到了一顶红色帐子,身下凌乱的被褥,扯碎的红袍,他将头撇向一边,身边的人他虽然知道是谁,但也害怕万分,陆建勋赤裸着上身睡在一旁,小副官脸上的红晕还未褪去!副官伸手摸了摸那张脸,心里想着:虽不及佛爷那般俊朗,但与普通人来说已是好上万分之一,想不到今日仔细一瞧,陆建勋倒还有几分清朗!副官突然意识到自己在想什么:“真是我疯了我!”他低声嘀咕道。使劲儿的摇摇头将那不堪的思绪抛掷脑后。
“你在干什么?”陆建勋醒了,看着身旁的少年,原本昨晚陆建勋曾下令过让他们将副官扔进大牢里,无奈副官药效还在,春光旖旎,陆建勋反复几次,趴在副官身上呢喃到:“我真是要死在你身上了!”深夜清理了身子,副官在疲惫中睡了过去,陆建勋看到水中的美人在雾气中,笼着睡意,在红紫的印记下还露着玉一般的肌肤,,他将人抱起来,放在床上。
“佛爷不要!为什么要这样对我!爹娘你们不要死!不要离开小山!”
陆建勋听着,这小东西竟还说起了梦话!想起自己的爹娘也是从小离开了人世一下于心不忍,便将副官留在房中,自己也睡下了。
直到早上醒来,看着副官一双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盯着红帐,有感觉到一双温暖的小手小心翼翼的摸着自己的鼻尖,心里多了一分怜悯之心,为了权倾一方,他做过很多昧着良心的事,他何尝不曾是正义的,进军校时他也是想一展宏图有着远大抱负的少年!如今,世事逼人,他已经沉沦太久了,甚至与日本人勾结,他一心想要自己变强就不会有人欺负他了,自此从父母死去,融入黄沙那一刻起便从来没有人会留恋过自己,却不想今日少年竟然可以挑起他内心深处的一抹温柔。
他揽着副官,副官浑身无力就这样听话的躺在那人怀里:“他张启山上辈子修来什么好福气,竟然让老天爷把你送给他做礼物!”
“你知道吗!他张启山与我多日不和,他日不是他死就是我亡!”
“你!佛爷他!”
“我知道......我只能承诺你,无论将来结局如何,你都不会有事,无论是他张启山还是我,都不会!”
副官刚想辩驳,为佛爷说话,陆建勋便先一步起床。副官没有再回大牢里,而是住在了前院,第二日便叫人将张副官送回了张府,洛川在一旁看着远去的人:“长官你这可是失去了大好的机会啊!”
“洛川你可累啊!洛川你有多久不曾回家了!”
洛川沉默着,驱车回了陆府。
张启山远在南京正要面见上峰却听老八激动地在电话里喊道:“那陆建勋抽了什么风,将副官送了回来。”
佛爷一听有急急忙忙的赶回长沙。

【情囚】

Chapter7
副官还在神游当中,猛地被人搀扶了起来,说是搀扶其实就是大力的将他拎起来,他睁开双眼,被他们半拖半拽的走到了一间小屋子里,他仔细的看向四周,竟没想到还有这样一间暗房,装修的更是精致里面摆放的东西大抵是清朝遗留下来的物什,一个梳妆台上,摆着精致小巧的膏盒,镜子是铜镜,打磨的很亮很滑,四格精致的梳妆盒子里装着女人梳头的花饰,小斯上来替他擦了身子,副官很不习惯,但是也只好这么忍着,过一会儿,小厮们拿来了衣物,白色的,副官一看这更像是二爷唱戏穿的,大的袖子,长的下摆副官看着款式,是交领白色的内衫,这是二爷告诉他的,陈皮唱戏穿过,俗称里衣,但是似乎没有这么薄。
待副官穿上这才是真的惊呆了,那件衣服只有两层薄纱,副官的全身几乎都一览无余,只微微带点儿朦胧,下摆又开叉着,直到大腿这儿,副官张大了嘴巴,不等他反应便被按在了梳妆台前,那些小厮拿起一个盒子抹了一点膏脂样的东西抹在他身上角角落落涂了个遍,副官刚想要开口反抗,外间传来一个急促的声音:“准备了没,主子在催了,说是直接送过去。”众人也没应,只是匆匆放下东西,拿起一件披风裹住副官,又半推半让的拥着出去了,留下里屋一片狼藉。
前面一个衣着楚楚的中年男子不断的催促着。
“还不赶紧的快,少爷已经再等了,小心着你们别恼了少爷,被赶出去!”
众人低着头,直接将副官送进了一间卧房,一个阁楼,第一层是会客的,太师椅,桌子一应俱全,左边拉着长长的屏风,屋里挂着许多名画,副官只认识些许,外面又传来一阵喊声:“张副官,请上楼。”然后便听见有人下锁的,他慌了神,蹑手蹑脚的上了楼,一个穿着衬衫的男人捧着酒杯站在楼台上向下望,月色很美,静静地总是感觉一丝凉意。
“来啦!张副官,别来无恙啊!”
“陆建勋,你到底要干什么!”
“干什么,夜色美好,美人,你说我干什么?哈哈哈哈,来脱了让我看看。”
“你!”
“不妨实话告诉你,你身上涂的,是情药,无药可解!除非......”陆建勋大笑着,放下酒杯,一把把人抱在自己怀里,“除非有云雨之事,不过你放心,今晚......我来解救你!”
“不!不可以,副官挣扎着,我宁愿去死!”说着便要往门口逃去,才想起似乎是锁上了,既然出不去何不一死明志,正当他冲向楼台时,陆建勋在后面又是一阵瘆人的怪笑:“你跳吧,你死了伤心的是你的佛爷,你的陈皮,当然到时候我会直接查抄红府,张启山人又不在长沙,你要明白二月红我动不了,那

【情囚】

Chapter6
“副官怎么样了!我的妈呀!这可如何是好!”
“佛爷,万万没想到这陆建勋如今打副官的注意,佛爷可有打算?”
八爷和九爷急匆匆的进来,九爷向来沉稳,然而八爷就是哭爹喊娘的一类。佛爷顿时一阵头疼,倚在了沙发上。
“我正在想办法救副官,九爷可有妙计?”
“佛爷,我一介商人自然不能帮上什么。老九愚钝,但也明白事理,如今还请佛爷莫要为了一时,而失了分寸。”
“怎么说!”
“现如今,副官身陷陆府,生死未卜,但见陆建勋之意保命不成问题,最多是委屈副官吃点苦头。”
“我就是怕这个,小山怎么可以!”
“这陆建勋真是野心极大。还变态!”八爷愤愤的说道。
“他一向不满我张启山,想要掌权,想借副官扳倒我。但是却没想到连属于我的还要抢走!”佛爷死死的抠着沙发,眼睛里布满的血丝仿佛即将要爆出来。
“张启山,如今你这儿也够乱了,我......我与副官也已经聊过了,我决定放弃离开长沙。你好好把副官救出来,好好待他。”尹新月漠然的讲完,见后面的丫头已经领着行李了。
“那你回去,你父亲岂不又要逼你嫁人!”
“我......”
“若不嫌弃,从今天开始,你尹新月就是我张启山的妹妹,你比小山大两年,他就是你弟弟。你留下吧,张家也缺女主人。”
“真的吗?”
“就怕你......”
“怕什么?哦!那什么,我说过我从来不和男人抢男人!”
“恩,那好,新月留下吧。来我们接着说副官的事,老九。”
“好。佛爷现在副官要吃苦是一定的了,若他陆建勋狠一点,这副官不知......熬不熬得住。”
“吼!”佛爷低声吼着。
“副官现在一时半会儿是出不来了,二爷家那位。佛爷若他一时冲动误了事,这副官的苦头,怕是不止一夜啊!”
“那一直关着他也不是办法,要不送回去,我再去二爷府上拜访一次。”
“现在只能是缓兵之计,只求陆建勋还有点儿良心,善待副官。”
“那我们也不能坐以待毙,真的等上峰命令吧!”八爷紧张到不停地扶眼镜。
“佛爷,我看您还得亲自去趟南京。”
“可是......”
“这张府有尹小姐,陆建勋那儿我与老八都会盯着,你赶紧去南京,只要上峰下达命令说放人,这陆建勋一时也不敢扣着人不放。要救副官只能如此。”
“好,我明日立即启程。”
“好,那我和老八就先走了佛爷好好休息。”九爷做了一个揖。和老八退了出去 。
佛爷带着亲兵进了大牢。
“怎么是你,副官呢?”
“你可以出去了,你师父很担心你,说师娘身体有好转,盼着你回去。”
“真的?师娘有救了!哈哈哈哈哈,师娘!”陈皮放声大笑着,牢里回荡着 这个渗人的笑声不禁打着寒颤。
“不对,那副官呢!他说过会亲自接我出去的。”
“你先离开,我自会向你解释。”
“张启山,你把他怎么了,你说啊!你把他怎么了!那呆瓜要是出事了!我要你不得好死,张启山你说话啊!”
亲兵已将发了狂的陈皮拉了出去强行拖到了车上。
车子已经开向了红府,一路上陈皮出了奇的没有闹,倒是呆呆的望着窗外。看着熙熙攘攘长沙城,他心里只觉得疼痛,不是自己受的这牢狱之苦,而是看着那些所谓的洋人欺负着长沙百姓,他张日山终有一天要上战场,不管是前线也好,后援也罢,在张启山身边一日,他总归逃不过。
他张日山终是没有儿女情长的,这辈子哪怕为情所囚,被情所困,到头来总是守着孤塚,只是不知生不能同衾,死可当同穴。只愿下辈子你的风月不再是我的红尘,九月折柳你不必再凭栏守望,因为这一切都不在留下,就让他随着忘川去吧。
就在陈皮还在隐隐的忍着双泪时,便听见师傅的声音
“佛爷,多谢您亲自送陈皮回来。”
“二爷不必客气,他倒也收了几天牢狱之灾,该好好在府里修养才是。”
“陈皮谢过佛爷,进去吧。”
陈皮从车子里有几名亲兵扶着出来了,向佛爷鞠了个躬,夜、眼里确是着不住的凶狠。

佛爷和二爷一同进了红府,陈皮自顾的回房间,他心在还想着去看看师娘。
“二爷,此次副官遇难老八应该也和你说了。”
“佛爷,你为今有何打算。”
“这南京我是必定得去了,拿了上峰放人的文件副官便有救了,只是这矿山怕是瞒不住了。这次便要打草惊蛇想要查下去很难,只能看上峰的意思了。”
“也好,只要佛爷不后悔。”
“我这次是在拿全长沙的百姓性命在拼,以后也便我一人来遭此报应。”
“佛爷,陈皮那边我定会看好,不会让他胡来。”
“他若此时意气用事,落下话柄,副官便更难救了,若是激恼了陆建勋怕是副官还得吃苦头,二爷你可知,陈皮不惹事,也在保你红府。”佛爷似乎想到了什么。顿了顿。
“此话怎讲。”
“二爷,从此下矿你我都脱不了干系,若是老九他们为商,便也重则罚些钱财,想老六他们便更是简单,即为贼逃了便是,尔等又属九门,无需太过狼狈。只是你与我都是官场上的人物,大家尊您为二爷,若此时陈皮惹事你红府怕也保不齐难逃一劫 啊。”
“佛爷说的在理,红某必当极力配合,只愿佛爷此行顺利,一是为副官,二为那长沙百姓,这三便是我那孽徒,终是从小养大的情意,佛爷可知一个父亲,一个为师的心。”二爷想了想又说道,最终不忍的说出了心里话,陈皮在顽劣,还是孝顺的孩子,师傅对他的好,毕生不敢忘,红二爷只当他是自家孩子,纵也是心疼极了,才说出此番话。
“我明白,陈皮我不会把他怎么样,也算是我为小山做的吧,也为了......我们上三门的情谊。”
“多谢佛爷,那佛爷保重!”
陈皮在门外听着,才知副官遇难,本想着冲出去,又压下性子,想着确实没错。便也忍了,他忍才不为那长沙百姓,不为那一世报应。着着实实怕副官在吃苦,在转念一想不能连累了师傅。
第二天佛爷便踏上了去南京的火车,随从只带了一个亲兵,老八老九全盯着陆府,尹新月打理张府。
陆府——
副官到这儿已有两天,陆建勋没有用刑,只将他副官在牢里绑了起来,却也难熬,手脚皆麻木了。
“哎呦,副官手脚可麻呀,这个怎么好,绑坏了我可要心疼的,把这么好好的一个美人绑坏了。”
陆建勋一如既往地贱贱的样子仰着他的下巴走进监狱。
“来人把美人儿给我放了。”
上来了两个兵,松了绳子。“陆建勋我什么酷刑没见过,你要杀要剐尽管来!”
“我们怎么忍心把你剐了呢,这么好看的脸蛋儿,岂不可惜,哈哈哈哈!张启山的无论是什么我都要,更何况这次还是个美人,怎么算我都不亏啊!他越痛苦我就越开心!哈哈哈!”
“卑鄙,恶心!”
“是吗,那就更恶心些吧!”陆建勋扬了扬手,“来人,把张副官带下去。”
张副官被带到了一间屋子,有些简陋但是十分干净,一群人乌压压的上来送了饭食,送了衣物,又送了膏药,又乌压压的下去了。副官呆坐着望着满桌的吃食衣物,满头雾水,他陆建勋意欲何为。
过了一会儿洛川开门进来了。
他倒是没有他主子那般贱模样,还是随和的样子:“张副官,这个......没毒,长官现在不舍得毒死你的,你尽管吃着吧,我盯着他们做的,不会出差错。”
“蛇鼠一窝,不需你来安什么假好心。”
“我长官的野心你是知道的,我一个做下属的你能让我怎么做!难道你在张启山那里就没有不由己的时候吗?”
副官又想到自己失身的两夜,只觉难堪,低下了头。
“我知道,我说这个未免太假了。”洛川将饭菜推到他面前,“同僚一场,我不忍百姓就这样被日本人欺辱,张启山有这个能力我信他,于此我便帮你这一次。”
副官惊讶的抬起了头眨巴着水灵灵的双眼,嘴巴张大了露出两颗涂鸦兔牙。
“怪不得,长官不舍得杀你,仔细一看你确实有几分可爱!”张副官听到此话,便黑下脸来,“好啦!张副官你是吃还是不吃!你可饿了两天了,我不管你,这陆府可就没人理你生死了!”
副官赶忙抓起筷子开始吃饭,他着实饿了两天,狱卒是只给水喝的。
“张日山,他日战场相见,我还是陆洛川,永远都是,不管如何,你我有怎样的交情,我都会忠于我的长官,这是我的职责。你......好自为之!”
张副官抬头看着,眼前与他差不多大的少年,看上去比他老成近十岁,想来在陆建勋那儿吃了不少苦,张启山确实对这个幺弟是够呵护的了。他无奈的看着张副官。
“我若能像你这样该多好!”
“洛川?你为何会跟着陆建勋?”
“你不需要知道,记住别人问起,今日我从未来过!”
入了夜,长沙城稍微凉了一些,张副官坐在屋子里多很希望下一刻佛爷会出现在他面前,但是也不希望佛也来,若他来了想必便是付出了什么代价换取自己的安全,他好怕张启山为了他中了陆建勋的圈套,甚至陪上性命,他越想越怕,索性不想,他看着送来的衣物,这衣服很奇怪,不像平日里看到的那些衣物或是长衫。
正当他好奇之时,乌压压的进来几个管家模样的老人,打了热水拉开了屏风,张副官看着,那群人似乎感觉不到他的存在,只是兀自的干着手中的活儿,突然,屏风后传来一股幽香,是精油的香气,那群管家模样的男子上来拉起来副官,不由分说的拉到屏风后面开始脱他的衣服。张副官惊慌失措“我,我自己来,你们都出去!”
那些人理也没理一下,副官来时只穿了一件件薄薄的长衫,这是那几个男人一扯便全部褪了下来,副官很是尴尬,浑身紧绷着,待他们往里面加足了香料之后,扶着副官缓缓地进入水中,坐下,又乌压压的围了一圈帮他擦拭身体。副官第一次这样,脸上的绯红就一直不曾褪去。那群人拿了好多东西进来,瓶瓶罐罐,副官不知是什么,只觉得那几个小厮按摩的手法十分舒服,替他擦着背,副官累坏了就,竟趴在桶边上睡着了,不知小厮加了几次水,又帮他洗了头......

 五一啦!祝所有宝宝们五一快乐!撒花!我来更文了!

好不容易有一天没有事可以出去玩!在服务员的一脸无奈中,我无比骄傲地告诉他:“这个选项我看了一下你们没有,于是我就自己模仿了一个加上去了,你们做的时候不要忘记加料!”(服务员的表情请参考图二俏副官的神表情!)


哦哦哦还有图三,今天去看了一下陈伟霆(也就是偶们的佛爷啦)的电影《战神纪》超帅!(陈伟霆给草原百万雄兵洗脑的时候,总感觉像是老九门的大结局!似曾相识!哈哈哈哈!)

……………………………………………………………… 
chapter5
 
“彭三鞭!怎么你点了天灯如今要逃,那我尹家的面子往哪儿搁,嗯?” 
 
“尹小姐,你是知道的,我已与你说的十分明白,我并不是真正的彭三鞭,感谢你愿意帮我!” 
 
“我知道,我就是不想嫁给那个从未谋面的男人,这才帮你的不是,如今你却要过河拆桥,这难道就你君子的作为吗?” 
 
“尹小姐,我已有心仪之人,请你莫要见怪。” 
 
“那,你带我走!我不要留在这儿!” 
 
“不行,你家人会担心的!” 
 
“我不管,看你出手阔绰的,必不是泛泛之辈,只需带我离开这儿!” 
 
副官在一旁默默地看着,八爷笑而不语,孽缘呐。 
 
“好吧!我带你走,但是你不可打扰我的生活。” 
 
“你,张启山,我……你那个心仪的人是谁,比我好吗?” 
 
佛爷低头,默默的看向副官,又急急的收回了目光。副官自是不敢抬头,心里想着若是这霸道的尹小姐回府,自己与陈皮怕是还有机会也不好说。 
 
      “佛爷这尹小姐如今都出来了,再送回去也不妥,何不先……” 
 
        “日山!这尹小姐若回去,你怎么办!”佛爷万万想不到副官竟然还未死心。 
 
       尹新月云里雾里,但也知晓这副官怕是不简单…… 
 
       长沙—— 
     “二爷,夫人您可回来了。”管家已携梨园众弟子到了车站。浩浩荡荡,拿着红府的牌子接人。倒是张启山只来了一个司机,草草的接了人回去。 
 
夜已深,佛爷离开长沙多日,公事繁忙又有小斯来报,陆建勋已经拜访过九门众人,虽是没给什么好脸色,不足为患,但至少也得探查一番,作为九门之首着实为难着,要去拜访众人问清实情。 
 
“副官,你早点去休息吧。这些事明日再说,先别陪着了。” 
“是,佛爷那陈皮……” 
 
    “恩!明日去放他又有何妨?莫非?” 
 
    “哦,下官只是担心二爷和夫人,毕竟陈皮他们从小养大。” 
 
“这个你便不用管,二爷那儿我自有交代。你最好乖乖听话,安分点待在我身边!” 
“好!” 
 
房内 
“副官,尹小姐让你去一趟他房间。” 
 
“尹小姐?” 
 
副官带着疑惑走向三楼的客房,这尹小姐深更半夜不知道又有什么把戏,这几日穷追不舍,佛爷也千方百计的避开,把大家都弄得精疲力尽。 
 
“副官来了。我们明人不说暗话,今日深夜叫你前来实属冒昧,但是我不得不问,你与张启山到底什么关系。” 
 
“上司与下属的关系,尹小姐佛爷是我的长官,又是我同族的哥哥。对我有救命之恩!” 
 
“你当我尹新月瞎吗?你把他当哥哥,有救命之恩,他可是要你这辈子作为酬劳来报答他啊!你以为我看不出来吗?你敢说张启山对你超越兄弟之情之事,你一点都不清楚。说不定......” 
 
副官低下了头,确实是这样,他自己都知道,那又如何,他张启山要的人还有得不到的吗,就算是副官死了,张启山也会把他挖出来的。 
 
“罢了,我从未想过自己竟有这么一天!”尹新月长叹一口气坐下了,失落的,更多的是不甘,“我没想到我竟然还要和一个男人抢男人。” 
 
副官无语,默默地盯着,他该怎么解释,自己对这个大哥无意。 
 
尹新月抬头看看副官,仔细的打量起来:“确实!长得水灵,秀气,能有哪个当兵的和你一样白白净净,跟美玉一般。” 
“尹小姐!” 
 
“够了,我尹新月不缺没男人嫁,岂会与男人相争。” 
 
“我不日便回北平。” 
 
副官从房里出来,心绪很乱,他不知道该怎么样去面对现在不完整的自己。 
 
次日早晨,张府外面吵闹得很,一阵汽车的喧鸣声。副官睡眼惺忪的起来,隐隐听到大厅有一阵吵闹声,想是佛爷。副官披了件长衫就往外走,刚到客厅,便看到一排官兵站在那儿,是陆建勋,眉眼间还是那一股子奸诈,气焰甚是嚣张。 
 
“启山兄,听说你刚从北平回来,带了很名贵的东西,说是为了城北矿山,上峰说你擅离职守,私下矿山有反叛的嫌疑,特命我来查看!” 
 
“陆兄好糊涂,你我同僚,我此番此举意欲何为,你当真不清楚?上峰指令,怕是为了掩人耳目找的借口吧!” 
 
“哼信不信由你,你我兄弟一场,如今,对不住了!” 
 
“你想怎样!” 
 
“我能怎么样,上峰只说询问盘查,我难不成还会为难兄弟吗?” 
 
“陆建勋,你的这个心思若是到了上峰哪里不知为怎样!” 
 
“有劳您挂心,我呀自有我的本事,呦,副官来了,洛川看看人家,哪像你如此粗糙!” 
 
“长官。” 
副官默默的移到佛爷身后站定,佛爷下意识将副官揽到身后,护住了。 
 
“瞧瞧,这军营里哪能有这么标致的人物,到底是启山兄的人。” 
 
“陆建勋,你想怎么样!我张某奉陪到底!” 
 
“哈哈哈,您是长沙城的布防官,这顽石还得有您做主,所以这要审讯也只能带别人了。” 
 
“您这副官,委屈一下了!”陆建勋顿了顿。 
 
“谁敢!副官谁敢动,我就一枪崩了谁。” 
“张启山!你这要违抗军令吗,放心他即是你的副官我就会好好待他。所有人都给我出去,我亲自带人!” 
 
“佛爷我没事,千万别惹下话柄!” 
“日山!” 
 
陆建勋见副官往自己的方向走赶忙上前将副官拉了过来戴上了手铐。 
 
“张启山,你说你这副官长得可真水灵,越看越喜欢。怎么办?” 
  
说着便凑上去细细地闻着。副官脸色很难堪,尽力躲着。 
 
张启山手臂爆出了青筋,他恨极了,如今却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 
 
“你放心,这么漂亮的人物我不会用刑的,我会好好待他,保证在我陆府过得很舒服!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告辞!” 
 
陆建勋带着副官扬长而去,佛爷傻傻的站着,直勾勾的盯着,又慢慢地眼神黯淡下去,变的木讷。 
 
“张启山,你怎么可以任由他们把副官带走呢!这!你这大哥怎么当的!”尹新月从门后冲出来:“张启山,你说话啊!” 
 
“不,我要救他,小山,我的小山。”张启山只顾喃喃自语。 
 
“哎呀我去找八爷和九爷,看你这样子,怕也是干不成什么事!”尹新月兀自叫了人,备了车开去请八爷。 

对不起大家我食言了,今天新坑没上,我现在才想起来!【捂脸笑】【捂脸笑】【捂脸笑】